中国水利报:精准施策解水困——2018年深度贫困地区水利扶贫工作综述

发布时间 :2018-10-31 11:07:00 来源:水务信息中心

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是我国如期实现脱贫攻坚目标的难中之难、重中之重。在过去一年中,决战深度贫困的硬仗已经打响。

这是一场承载未来华夏希望的战役。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是脱贫攻坚这场硬仗中的硬仗,要重点研究解决深度贫困问题,确保深度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同全国人民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这场战役需要全社会行动起来,尽锐出战。

这也是一场水利扶贫冲锋在前的战役。水利部部长鄂竟平指出,全国约有380万贫困人口饮水问题亟待解决,80%以上分布在深度贫困地区,是难啃的“硬骨头”。贫困地区、群众对于水利的需求更为迫切,农村水利等短板亟待补齐。

2018年,作为新时期脱贫攻坚十大行动之一,水利扶贫紧跟党和国家整体脱贫攻坚行动的步伐,聚焦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对口支援、定点扶贫等重点工作有序开展,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等工程加快实施。水利人抱着必胜的决心,咬定目标,真抓实干,攻坚克难,始终如一地履行着“2020年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这一庄严承诺。

找准问题 对症下药

福建省宁德市,曾是1986年国家启动大规模减贫计划时,18个集中连片贫困地区中闽东北地区的一部分,也是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工作过的地方。

“我们这里可以说是全国扶贫行动的发源地。”福鼎市赤溪村党委副书记钟而钊说。赤溪村被誉为“中国扶贫第一村”,1984年,一篇根据当地贫困情况写成的《穷山村希望实行特殊政策治穷致富》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同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帮助贫困地区尽快改变面貌的通知》出台,拉开了全国大规模扶贫工作的序幕。

“我们不仅有赤溪村这个‘第一村’,还有精准扶贫思想的萌芽。”寿宁县下党乡扶贫办主任王光银说,“过去这里属于深度贫困地区,没通水、没通路,这样的条件下,时任地委书记的习近平3次下基层来到这里。”

如今走进下党乡,在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旁,有宽敞整洁的马路,有郁郁葱葱的绿植,楼房错落有致。“目前,下党乡已经出列,民众的生活大幅度改善,可以说是对习近平总书记以人民为中心的精准扶贫思想的最好印证。”而赤溪村也在党和国家的大力帮扶下,不断完善水电等基础设施,走上了“美丽富饶新农村”的小康路。

下党乡和赤溪村的变迁史,映射出了过去几十年深度贫困地区的巨大变化。在中央的坚强领导下,1986年的18个集中连片贫困地区逐渐减少。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2017年印发的《关于支持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实施意见》,目前深度贫困地区主要包括西藏、四省藏区、南疆四地州和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此外还包括贫困发生率超过18%的贫困县和贫困发生率超过20%的贫困村。这些地区自然条件差、经济基础弱、贫困程度深,是脱贫攻坚中的硬骨头,补齐这些短板是脱贫攻坚决胜的关键。

而在这些短板中,水利是其中的关键。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对水利的需求迫切,农村饮水安全问题、水旱灾害比较突出,农田水利基础设施薄弱,水土流失比较严重,农村水电开发利用程度不高,这些问题在很多贫困地区都是“常见病症”,而在深度贫困地区更是“多发、频发”。

“我们驻的这个嘎孜村,海拔高,用水基本都是依靠河流,有时候汛期降水多一些,水就会浑浊,但没办法,还得用。用上安全卫生的水是村里人共同的梦想!”

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南木林县索金乡嘎孜村驻村队员德吉次珍说。

而从人群特征上看,深度贫困人群的基本表现为“贫困程度深且长期陷于贫困状态”。“贫困程度深”指的不仅是物质匮乏,深度贫困人口在饮水卫生及健康、教育机会、社会资本、投资理财意识等能力指标上均落后于平均水平;“长期陷于贫困状态”指的是无力摆脱目前的匮乏处境,即使暂时脱离了贫困状态也很容易返贫,贫困人群的后代极易陷于贫困。

“我们村比嘎孜村好一些,通上了自来水。但由于自然村以及村民住所较为分散,往往是两三家用一个水龙头。”索金乡白萨村驻村队员索朗旺堆说,“即使这样,有一些生病、年纪大导致出行不便的民众还是觉得饮水有困难,这也是帮扶没有覆盖到的地方。”

这两个村,折射出深度贫困环境下水利扶贫的任重道远。随着扶贫逐渐进入啃硬骨头的阶段,在自然、社会等基础条件相对薄弱的深度贫困地区,水利扶贫在做好水电等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如何让更多的贫困群众享受更长期的水利红利,是决战深度贫困、实现2020年全部脱贫目标的一个难点,也是过去一年中水利扶贫的一个重点。

庖丁解牛 全面出击

7.59亿元、5.59亿元,这分别是日喀则市过去三年和2018年用于实施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程的资金数。

大力度的投入,使得西藏亚东、康马、白朗等12个贫困县的饮水安全问题全部得到了解决,日喀则市还将建设805处项目点,重点解决最贫困地区44 063户209 894人的饮水安全问题。

水利扶贫措施的精准实施、精准落地,实效凸显,一个个贫困地区正发生着显著的变化。

“脱贫攻坚这场战役打到现在,剩下的都是硬骨头,资金倾斜、项目帮扶等措施可谓全面发力,目标就是全部脱贫。”日喀则市脱贫指挥部主任席付平说。

资金倾斜,全面发力,这也是水利扶贫在深度贫困地区精准施策的一个缩影。过去一年,农村饮水、防灾救灾、水土保持、农田水利、水电开发等方面“全面出击”,见证了水利扶贫对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及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起到的重要作用。

作为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成员单位,水利部近年来进一步加大在西藏的水利投资和工程建设力度,安排水利干部进藏进行援助。据援藏干部、西藏水利厅副厅长许德志介绍,目前水利部援藏工作组共有援藏干部27人,他们走遍了西藏7个地(市)的70个多县(区),实地巡查了200多项水利工程,还结对帮扶了40余户藏族家庭。“我们有5位援藏干部日夜坚守在海拔4 000多米的拉洛水利枢纽工程建设工地上;雅江拉孜县扎西岗乡朵门村段溃决时,我们的援藏干部连夜翻山越岭赶赴现场,指导抢险工作。”许德志说。在援藏干部和当地水利职工的共同努力下,西藏地区在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农村水利、防汛抗旱、水土保持、农村水电等方面取得了长足发展,维护了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稳定,推动了地方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

要想探明水利扶贫在深度贫困背景下的基础作用,必须先弄清深度贫困地区完成脱贫任务的复杂性和艰巨性。在地域分布方面,深度贫困地区主要集中在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在深度贫困地区“一方水土养不了一方人”的情况下,水利对于深度贫困地区自然缺陷的弥补作用日益凸显。

2018年,水利扶贫的顶层设计日益完善,对于深度贫困地区的水利脱贫有了更明确的布局。水利扶贫在“精准”两字上继续前行。在水利部的指导下,全国各省各地在水利扶贫上因地制宜,结合自身贫困特点制定相应的扶贫政策。

贵州省针对农村饮水安全问题,明确按照每人854元的标准,投资23.87亿元,因地制宜采取供水方式,到2019年6月底前全面解决279.54万农村人口的饮水安全问题;云南省聚焦水库移民问题,省委书记陈豪多次赴深度贫困县调研水电站移民安置工,明确移民安置工作这一关键,要求既保障水电工程顺利推进实施、按期蓄水发电,又保障移民群众在共建共享中有更多获得感,妥善解决好移民安置过程中的实际困难和现实问题,确保不让一个库区群众、一个移民村和移民户掉队;西藏自治区则按照政府工作报告明确的25个贫困县减贫摘帽、2 100个贫困村退出、15万以上贫困人口脱贫的目标,多管齐下,优先解决深度贫困地区水利基础设施薄弱问题,加大对阿里、那曲等高寒高海拔地区支持力度,深入开展农田水利建设,加快重点灌区、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程实施进度,着力夯实贫困地区脱贫致富的水利基础。

2018年,水利扶贫在精准度上得到了进一步提升,以更多、更细化的措施解决深度贫困地区自然基础差的问题。

同样的案例还发生在青海。青海省贵德县隶属于海南藏族自治州,是水利部的对口支援县。在了解到贵德县的贫困原因和发展基础条件后,从贵德实际出发,水利部组织专家编制了《青海省贵德现代水利示范县发展规划》,全面分析贵德发展中存在的问题,科学谋划脱贫致富和改革发展全局。《规划》根据农田水利、城乡供水、防洪管理、水保与水生态、水利信息化等内容制定了相应的项目和实施计划,还针对当地牧民多的特点,专门制定牧区水利工程实施计划。“制定规划前,水利部门进行了大量的调查工作,也充分考虑了贵德本地发展的背景和实际。”贵德县副县长马文博说,“我是对口支援的水利人,前面已经支援了好几批,大家想的事情、干的事情是一样的,就是想把贵德这个贫困地区的发展搞上去。”

对深度贫困地区“庖丁解牛”,对致贫原因进行深入剖析,对帮扶措施因地制宜,在打赢深度贫困这场硬仗之前,水利人秉承一如既往的务实精神,不胜不休。

精准落地 实效凸显

“我们这里差不多每三户就有一个水龙头,水源也比较稳定,吃水基本没有问题。”

“我们这里从去年开始家家户户都通了自来水,水量很稳定,水质也是不断变好,以前打的井现在都已经荒废不用了。”

“我们这里前些年就已经实现了自来水全覆盖,不论是住在山上的,还是家里条件比较差的,我们都摸清了状况,确保贫困户不因为住得远、条件差而耽误了吃水。”

这些声音分别来自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索金乡、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西畴县以及福建省寿宁县下党乡。随着近年来水利扶贫力度不断加大,深度贫困地区的饮水安全、防灾减灾、水土保持等工作得到了长足发展。

“西南缺土,西北缺水,青藏高原缺积温。”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上曾这样说。这也深刻揭示了在深度贫困地区进一步推进水利扶贫的难度,随着工作不断深入,自然条件的差异进一步放大,对于扶贫工作的影响也进一步加深。“往往是前一年搞的水利扶贫工程,冬天雪一下,气温一低,第二年又得返工。”日喀则市水利局负责人说。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年来,水利扶贫从各地实际出发,完善顶层设计,加强精准扶贫,密切扶贫与区域发展间的联动关系,进一步激发了深度贫困地区群众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

水利部党组高度重视深度贫困地区扶贫工作,鄂竟平部长多次作出指示批示,带队赴滇桂黔石漠化片区进行调研,指导片区开展脱贫攻坚工作;魏山忠副部长多次主持召开部扶贫领导小组会议,数次带队赴西藏等深度贫困地区进行扶贫调研、督导工作;水利部有关司局、直属单位也安排了工作组赴深度贫困一线进行扶贫调研,协助地方开展扶贫项目。

8月,水利部印发了《水利扶贫行动三年(2018—2020年)实施方案》,并会同国务院扶贫办、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坚决打赢农村饮水安全脱贫攻坚战的通知》,进一步明确了水利扶贫工作的时间表、路线图。

10月,水利部、国务院扶贫办联合召开实施水利扶贫三年行动暨坚决打赢农村饮水安全脱贫攻坚战视频会议,明确今后三年水利扶贫聚焦深度贫困地区,坚决打赢农村饮水安全脱贫攻坚战,加快推进水利支撑保障项目建设,切实抓好贫困人口增收脱贫的帮扶工作,着力加强重点区域水利扶贫工作,抓细抓实定点扶贫片区联系和对口支援工作等五项重点工作。

2018年,水利扶贫进一步加强和社会经济以及区域发展间的联动关系,通过开展水利基础设施、农田水利等工程建设,为整体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

“有了扶贫政策和小农水工程,我今年除了栽种红颜草莓和奶油草莓,又增加了新品种贵妃草莓。”陕西省旬阳县吕河镇江店村周国莲家的草莓种植大棚在有了充足的水源之后,每年一到草莓成熟期,采摘园都会迎来不少游客,一年下来收入有10多万元。在四川省广安市、福建省宁德市等地,水利扶贫还借助全面推进河长制湖长制,设立了水利公益岗位,在建档立卡贫困户中遴选水利工程巡管员、“民间河长”等,在保护生态的同时,进一步提高了贫困户的收入,成为水利扶贫的有益举措;在山东省沂南县,水库移民利用水利扶贫项目资金建设了7个大棚,用来进行文竹盆景栽培,当地水利部门还配套建设了高温蔬菜水利设施,在每人发放项目收益资金的基础上还能通过文竹产业增收,实现了全县建档立卡贫困户基本脱贫。

扶贫只有同时扶志、扶智,才能激发贫困群众积极性和主动性。2018年,水利扶贫在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实施过程中,把扶贫同扶志、扶智有机结合起来,不断激发和培育贫困人口的内生脱贫动力。针对深度贫困地区,尤其是藏区水利基层人才队伍建设存在专业人才短缺,引不进、留不住、提升难等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水利部积极推广订单式人才培养模式,采用“订单班”定向招生,专班订单培养,毕业后定向就业的方式进行人才培养。“订单班”从招生到就业全程与精准脱贫相结合,州政府为学生缴纳一年学费,学校免除一年学费,学生自己承担一年学费。“我们家老大初中毕业后政府给他安排了职业学校,现在听说有‘订单班’这个事情,他很感兴趣,政府也很支持,希望我们这一代人的贫困不要延续到下一代。”白朗村的尼玛说。

时不我待,只争朝夕。距离2020年全面脱贫的目标只剩下两年多的时间,贫困程度深、减贫成本高、脱贫难度大是下一步脱贫任务面临的现实挑战。同时,通过督查、督导发现,水利扶贫工作中责任不落实、工作不到位、措施不精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问题依然存在。

2018年见证的是水利决战深度贫困的开始,下一阶段的征程,水利人将以更加坚定的信念、更加明确的思路、更加精准的举措,补齐深度贫困地区水利基础设施短板,为确保深度贫困地区贫困群众同全国人民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提供坚实有力的水利支撑和保障。

责编:水务信息中心(227)